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ouyin622的博客

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生命的回归——济群法师著  

2017-02-26 06:20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生命的回归——济群法师著 - 宏冕 - 宏冕——我觉故我在
生命的回归
济群法师著

    今天我要给大家讲的问题是:生命的回归!
    生命盛开在我们目光所及的每个角落,使世界充满勃勃的生机,也使人类社会得以延续并发展。从广义上说,不仅自然界的一切机体都蕴涵着生命的力量,甚至星辰和整个星系,也都有自身形成、发展及消亡的生命过程。
    在一切生命现象中,人生无疑是我们每个人最切身也最关注的问题。人生,简单地来说,就是我们从出生到死亡所经历的过程,它由生活、生死和生命三个基本部分组成。
    通常,人们最关心的就是生活。生活有两个层次,一是基本生存,一是生存质量。
    人活着,首先面临的是生存问题。俗话说,“民以食为天”,我们的色身离不开维持正常运转的热量,除了这最根本的一条,开门七件事也是我们每天需要面对和解决的。有些人福报大,出生在富有的家庭,财富与生俱来。尤其是中国人,做父母的喜欢为儿女积聚财产,好使自己的孩子一辈子不必为生存奔波。而在一些发达的国家,社会福利制度比较健全,基本的生存似乎也不成问题。但世界上还有很多人,一生都在为生存奔忙,天天上班,拼命打工,无非是为稻粮谋,无非是为保障家庭的开支。他们活着的目的非常单纯,单纯到只剩下“生存”两个字。
    其实,自然界中的动物:空中的飞鸟、海里的游鱼和地上的走兽,它们和人一样,也是为了生存、为了充饥而四处觅食。假如人类也仅仅是为生存而生存,那和动物又有什么区别?作为生命体来说,生存是必不可少的基础,但只有人类才会在生存问题得到解决之后,进一步追求生活的质量。
    在享乐主义盛行的今天,几乎所有人都着眼于物质条件的改善。事实上,物质所能提供的帮助远非我们以为的那么有效。因此,更为内省的人便开始转向精神的追求,讲究生活品味的提升,即艺术的生活,宗教的生活。可以这么说,精神生活基于对自身的超越,是人类区别于自然界其它生物所特有的现象。
    除了我们共同关心的生活话题,几千年来,一代又一代的哲学家和宗教家都在致力于生死问题的探讨。作为伴随人类一生的两大属性,生和死,既相互否定又密不可分。
    如果将一个人的出生作为人生旅途的起点,那么,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开始,每时每刻都在接近旅途的终点,在奔向他的末日。正是由于我们的生,带来了无法回避的死亡,就像约雷斯所说的那样:“每个生命的经验均以死为方向,这乃是生命经验之本质。”
    那么,生从何来,死往何去?
    依唯物论者的观点:生从父母来!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”,妈妈生下我,我就有了。而死亡作为个体生命的结束,又意味着一切的消失。
    依一般宗教的普遍看法:人在肉体之外,还有独立的灵魂。人的肉体固然会在几十年后败坏,会受到时间的限制,会退出历史的舞台。但超然于肉体之外的灵魂是不死的,并将在另一个世界继续得以延续。基督教的教义正是建立在这种对永生的期待上:有限的尘世生命在上帝的拯救之下,可享有上帝的生命,在他们虔诚的祈祷中,死亡作为通向天堂的门户,又意味着新生的开始。
    唯物主义者认为生命是物质的产物,形散则神灭,属于断灭论、一世论。虽然他们以科学为标榜,但所谓的科学方法,只能对外在世界进行研究和改造,在对人类自身的认识上,却显得力不从心。相对于唯物主义者的结论,宗教家所提倡的两世论,认为生命中有独立不变的灵魂,又落入了常见,同样是不究竟的。
    佛教依据缘起的智慧对生命现象进行考察,提出了三世论,认为生命是相似相续、不常不断的。生命不仅包括我们的现在,还有着生生不已的过去和未来。我们这一期的人生,仅仅是生命长河中的一个片段。生命像流水,从无穷的过去一直延续到无尽的未来;生命又像铁链,一环套着一环。我们现有的生命形式,仅仅是其中的一朵浪花、一个环节。
    从唯物论的角度出发,人生的确很短暂。可是通过对佛法的学习,我们会发现:人其实是不死的。所谓死,只是一期生命的结束,只是生命形式的改变,但同时也是下一期生命的开始。
    那么,这和一般宗教所说的永生又有什么区别呢?
    佛教认为,能够决定我们生命去向的,不是万能的造物主,而是我们自身的业力,是我们的行为和心念。所以,一个学佛的人,不仅要关心现实人生的幸福,同时还要关心未来生命的幸福。正是基于对生命的整体关怀,佛陀在获得圆满解脱后,又为娑婆世界的众生开示了有关现世乐、来世乐和涅槃究竟乐的原理。
    如果将生死作为一期生命的开始和终结,那么生活就是生命的表现形式。所以说,人生最本质的东西,不是生活,不是生死,而是生命。
    要想改变命运,首先就必须认识生命:生命究竟是什么?
    诗人说:“生命是神圣的谜,是机密的法则。”
    生物学家说:“生命是蛋白质,是氨基酸。 ”
    以佛法的观点来看,这些说法都不够完整。人作为万物之灵,只有用智慧破译出生命的密码,才能更好地认识并利用我们的生命,而不是在对生命的敬畏中采取回避的姿态。
    我们的生命由两大系统组成:一是物质的系统,一是精神的系统。
    物质就是我们现有的色身,即生物学家所说的,组成我们肉体的那些成分。我们的身体来自父母,带着父母给予的遗传基因。而我们的精神,同样有独立的生命系统,有自身的遗传信息,那就是阿赖耶识中储藏的无始以来的业因。在生活中,我们常常会发现,相同的父母会生出秉性和资质完全不同的子女,原因是什么?因为每个人都是带着独立的生命信息来到世界,每个人的生命起点都不相同。我经常说,学佛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工程。学佛的过程,是使我们的生命从缺陷走向圆满的过程;是使我们的生命从烦恼痛苦走向解脱自在的过程;是从认识生命到改造生命的过程。
    明白了人生是什么,知道了解生命、改造生命的重要性,我们又该从哪些方面着手进行呢?
    我想从以下三个方面对这个问题加以说明:

第一、认识的回归
    在一个人的生活中,除了我们赖以生存的基本物质条件,能够对我们产生最直接影响的就是我们的人生观念,几乎每个人都在它的支配下生活。因为观念和行为是相辅相成的,一方面,观念指导着我们的行为;另一方面,观念也来自于生活经验的积累。从哲学的意义上说,观念就是我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。只有正确的观念,才是建立幸福人生的保障。
    我们成长的过程,就是对世界求取认识的过程。遗憾的是:一般人的观念往往是错误的。观念取决于我们对世界的认识,而我们的认识又往往以感觉为基础。通常,我们总是习惯性地认同自己的感觉,将我们所能觉知的事物和现象当作是唯一的真实。那么,我们的感觉是不是真的那么值得信赖呢?事实上,人的感觉是有问题的。
    首先,我们的感觉非常迟钝!
    在嘈杂的环境里,微小的声音会被淹没,使我们无法听清,甚至完全感觉不到。听觉如此,那我们的视觉呢?在黑暗中,即便是最亮丽的色彩、最优美的风景也都形同虚设。如果不借助于科学的仪器,人类所能觉知的范围极其有限:太小的东西我们看不到,需要显微镜;太远的东西我们看不到,需要望远镜......盲人摸象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,在某种意义上,我们和故事中的盲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。仅凭我们的肉眼,仅凭我们的感官,我们能看到、能感觉的不过是大千世界所呈现的某个局部,却忽略了它们背后更为巨大的整体和真相。如果我们不能充分了解这一点,而是执著于我们对世界的肤浅认识,那么,在此基础上产生的观念,其准确程度无疑是值得怀疑的。
    其次,我们的感觉带有错乱性!
    自古以来,人们一直以为月有阴晴圆缺,可是,月亮何尝有过阴晴圆缺?我们所生活的地球,每时每刻都在飞快地自转,所谓“坐地日行八万里”,可是我们谁也感觉不到。很长时间内,人们一直将地球作为宇宙的中心,直到十七世纪,伽利略才首次观测到地球在围绕太阳转动。对于那样的一个时代而言,他的发现是令人震惊的,是大逆不道的邪说,如果我们今天的认识还是停留在那个时代,大约也很难相信这一和我们的感觉全然不同的事实。
    天上的星辰在我们看来,微小得似乎可以握在掌中,但天文学家却告诉我们,它们中的许多,体积远远超过了地球。而其中的一部分,在我们看到的时候,早已不再存在,因为它们所散发的光芒,需要几十甚至几百光年才能抵达我们的视线范围。当我们坐在轮船中,感觉两岸青山在缓缓地移动,实际上两岸是静止的,是船的前进使我们造成了错觉;当一支笔插在水中的时候,看起来象是弯曲的,那是水的折射欺骗了我们的眼睛......
    那么,我们感觉的错乱是否可以通过科学的方法得到纠正呢?
    现在,我们都在高喊相信科学,但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科学标准。过去的几百年中,随着科学的进步,一些貌似真理的结论不断地受到新的挑战,在不断地被推翻。由此可见,在认识世界的问题上,我们的感觉固然是不可靠的,而处于发展中的科学也不是绝对的标准。
    我们对世界的认识,还要受到情绪的影响。当我们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他的缺点,我们也会看成优点;而当我们讨厌一个人的时候,他的优点,我们也会当作缺点。当我们心情舒畅的时候,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无比美好:阳光格外灿烂,天空格外明朗;树木在向你点头,花朵在向你微笑;小鸟在为你歌唱,蝴蝶在为你起舞......而当我们心情抑郁的时候,同样的世界却失去了色彩,笼罩在一片沉重的灰色之中。
    亲情和血缘,又使我们的认识带有浓厚的感情色彩。在父母眼里,自己的孩子总显得特别重要,时时都牵动着父母的心;而在不相关的人看来,这个孩子和千千万万的孩子不会有任何区别,甚至他在这个世界的存在都是可有可无的。热恋中的男女,彼此把对方看得和自己的生命一样神圣,对方的一举一动,都能对自己构成巨大的欣喜或伤害;对旁人而言,那至多不过是缤纷世界的一段小小插曲。
    感觉的片面和情绪的影响,使我们对世界难以产生正确的认识。而在一系列颠倒的观念中,名称和实质的混淆,也是我们经常所犯的一个错误。
    事物都有名与实两个方面。比如桌子:既有构成桌子的实物,也有定义桌子的名称。那么,名和实究竟是不是一体的?
    事实上,名只是后天的约定俗成,是帮助我们认识和区分事物的符号。但我们往往不了解这一点,以名为实,并因对名称的执著,带来了许多不必要的痛苦和烦恼。
    在生活中,我们最敏感、最在乎的名是什么?就是自己的名字。我们的名字,不过是父母为我们取的一个代号,就像一号、二号一样,并没有特定的自性。但我们有了这个代号以后,就会执著这个代号为我。当我们听别人提到自己名字的时候,耳朵马上会变得很长:是不是在说我?又在说些什么?如果听到赞叹和恭维,就欢喜;如果听到诽·谤和攻·击,就难过。对名言的执著,使得我们无法忍受他人无理的谩·骂。听到别人骂自己是驴、是猪、是王·八·蛋、是笨蛋,就会无比气愤,觉得对方在侮·辱自己的人格。事实上,所谓的驴、猪、笨蛋,也只是假名而已。如果对一个不懂中文的老外说:你是驴!他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,也就不会因此而愤愤不平。
    对名的执著,又使得我们把虚假的现象当作实在的物体。以佛法的观点来看,万事万物都是因缘和合的假相。比如眼前这张桌子,假如我们用佛法的智慧透视一下,就会发现它只是一堆材料的组合,包括木材、铁钉、油漆及人工的制造。由这些非桌子的条件所组成的物体,古人出于使用的方便,为它安立了桌子的名称。但它的存在是依赖于各种条件的组合,倘若有一天,组成桌子家族的任何一位成员提出辞职或病故,桌子也将随之呜呼哀哉!而桌子,也不是天生的就应当叫做桌子,在世界不同地区,桌子有着不同的名称,这并不会影响到桌子的功能。我们今天称它为桌子,只是沿用了古人的习惯,若古人当初称它为妖怪,那我们现在看到的桌子,就个个都是妖怪了。如果这样的话,我们现在听到妖怪一词,就觉得极其平常,更不会谈妖变色。由此可见,名与实都是缘起的假相,其中并不存在独立不变的自性。
    人类认识上的另一误区是永恒的观念。我们希望自己及身边的一切都能永恒:希望生命永恒、希望事业永恒、希望财富永恒、希望家庭永恒、希望人际关系永恒......然而,世上的一切都是无常变化的。如果我们不能认识到这一点,就没有正确的心态来对待生活中的变化。我们希望财富永恒,就无法面对公司的破产;希望家庭永恒,就无法面对家庭的破裂;希望人际关系永恒,就无法面对朋友的疏远;希望爱情永恒,就无法面对情人的变心......正是因为对永恒的期待,才演绎出世间一幕幕的悲剧。
    《金刚经》告诉我们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如果我们对所有现象都能进行这样的分析,也就不会产生相应的执著,从而坦然面对生活中的一切,慢慢地,我们就能洒脱、自在了。
    所以说,改变我们的命运,改变我们的人生,首先要从改变认识开始!要从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念开始!西方哲学从古希腊的探讨宇宙本体问题,至十六世纪逐渐转向认识论,因为人类能否正确认识世界,是取决于认识能力的提高。
    让我们的认识回归到世界的真实!
    什么是世界的真实?
    就是如实地认识世界,让我们的认识和世界的真实相符!如果桌子上有五个苹果,在我们的觉知中也应当是五个苹果,不要增益也不要损减,更不要根据自己的好恶为它安立各种美丑与价值的分别。
    正确的认识要通过什么途径才能获得呢?
    通过修学佛法!佛陀是具有圆满智慧的觉悟者,是宇宙人生真相的发现者,是解脱道的实践者。时至今日,即使是在不同信仰的人们看来,佛陀也足以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。正如人类学家列维·斯特劳斯所说的那样:“从我所见闻的大师或是哲人的著作中,从我所深入了解过的那些社会里,从西方人引为骄傲的所谓科学中,我究竟懂得些什么呢?即使把它们全加在一起,与坐在树下的圣贤的沉思冥想相比,也不过是些片言只语吧。”
    由此可见,佛法所阐述的真理,是对宇宙人生本质的揭示,并不会因为时代的发展而落伍,对今天的我们依然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。
    佛法认为,无明就是对宇宙的人生的无知,是烦恼痛苦的根源,是罪·恶产生的根源,也是有情流转生死的根源。如果将无明比作黑暗,那么智慧就是驱除黑暗的明灯。而真正的智慧,只有依佛法的正见才能获得。八正道作为佛法修行的基础,即以正见为首,依正见建立幸福人生,依正见迈向生死解脱。
    正见因缘因果,我们就有能力坦然面对种种顺境和逆境!面对顺境不会骄傲执著,那只是过去种下的善因而招感,无法永远拥有;面对逆境也不会怨天尤人,那只是在承担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,又能怨得了谁呢。能够充分认识到因果的发展规律,我们的人生就会有正确的目标,就可以为未来生命规划出美好的蓝图。我们希望收获什么样的果实,就应该播下什么样的种子,从因地上改造我们的命运。
    正见无常,我们就有能力客观、真实地看待世界,从而摆脱对永恒的执著!我们总是生活在永恒的情结中,希望身边的一切不离不散,结果时常面临事与愿违的痛苦。世事无常,无论是失败还是成功,都是暂时的,都要经历成住坏空的过程,都是处在相互的转化之中。
    正见无我、空,我们就有能力摆脱由我执而产生的烦恼!我执是贪嗔痴产生的根源,也是杀、盗、淫、妄产生的根源,所谓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”。如果我们能够从一己私利中摆脱出来,就不会有人我是非的纠缠,不会有患得患失的困惑,更不会有损人利己的行径。我们就能以广阔的心量来包容他人,以慈悲的精神来关爱众生。

第二、自然的回归
    人本是大自然的一部分!当大自然最奥秘的生命充盈人的心灵时,足以令我们心旷神怡。所以,让我们的生命回归到自然的怀抱!
    不知大家注意过没有,世界是个大宇宙,而我们的身体则是个小宇宙。你看,地球的结构和我们的身体是多么地相似:地球里有溶岩和水,就像我们体内奔腾着血液;地球上有岩石,就像我们体内支撑着骨骼;地球表面有泥土,就像我们身上包裹着肌肉;地球上万物茂盛,就像我们身上披散着毛发;天空中时而乌云密布,时而万里晴空,就像我们的心情,变幻着烦恼和欣喜;风暴来临之时,可以让大树摇摇欲坠,就像我们发怒时可怕的脾气;明媚的阳光就像我们灿烂的笑脸;纷纷的雨雪又像是我们悲哀的哭泣......我们和自然本是一体,我们的生活也本该和自然息息相关。
    人类曾经像动物一样,完全依赖自然的给予来维持自己的基本生存,但文明给我们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,也使我们和自然的环境、自然的生活离得越来越远,我们已经无法回到过去,也已经丧失了在纯粹的自然环境中生存的能力。
    房屋的建造,使人类摆脱了最初的穴居时代,拥有更舒适的居住条件。但建筑的不断发展,又将生活在都市的人们禁锢在一片片钢筋水泥的丛林中,禁锢在一片片没有生命的环境中,使得树木和草地都成了奢侈的风景。我平时生活在山上,有时从山上走下来,感觉整个城市里飘动着一股躁动不安的气息。
    是什么使我们背离自然的生活?是什么使世界的变化如此巨大?
    是人类的贪欲,是人类对物质条件盲目的、无止境的追求!我们通过不断占有来满足自己的欲望,占有吃的、占有穿的、占有住的......当我们拥有这一切之后,新的欲望又接踵而至。我们虽已不再有衣食之忧,不再有茅屋为秋风所破的窘境,但我们还是不会满足,又会产生攀比之心:希望自己拥有的一切都要超过别人,服饰要比别人讲究,住宅要比别人豪华,地位要比别人显赫......在相互攀比中,衣食住行已演变为代表身份的道具。现代人对生活状况的不满,已不是简单的物质匮乏,而是在攀比中产生的失落感和挫折感。攀比又带来了竞争,激烈的竞争使今天的每个人都活得疲惫不堪。每个人都在巨大的压力下努力地适应着这个世界,努力地紧跟时代飞速前进的步伐。
    我总觉得,一味强调经济的发展是有副作用的,甚至弊远远大于利。许多人向往日本优越的经济条件,但在我看来,东京是赚钱的天堂,生活的地狱。我到过东京,到处都是高度的喧闹、高度的紧张,路上的每个人都行色匆匆,几乎和机器人一样没有表情,我不明白这样活着有什么乐趣可言。原打算在那里做一至两年的学术研究,结果一个月后就逃跑了。香港也是现代经济发展的典范,整个城市就像座大百货。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,虽然物质需求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,但对于人类的身心健康并没有任何好处。在我眼中的香港,只是噪音和钢筋水泥组成的闹市,生活在那种没有大自然滋润的环境里,无论什么人都会变得浮躁而焦虑。
    现代的世界,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。几乎每个人都被强烈的欲望所主宰,将物质生活的改善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诚然,科技的发达使我们的世界日新月异;经济的发展使我们的生活方便舒适;文明的进步使我们的世界丰富多彩......可是,我们是否想过,我们在享有这一切的同时,又付出了多少代价?
    一味追求物欲,使我们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赚钱!在“能挣会花”成为时尚的今天,我们轻易地丢弃了几千年来奉行的知足常乐的传统,开始理直气壮地拜金。那么,我们又是在用什么换取这一切?除了劳动和技术,我们更需要付出时间的代价,而付出时间就意味着付出生命。但在爆发的欲望中,我们已彻底地迷失了自己,把全部生命耗费在金钱、权力和名声的积聚上,甚至无法抽出时间来反省自己的心灵,观照自己的精神需求。
    一味追求物欲,也使得人类失去了内心的宁静!贪婪所制造出的妄想,正魔鬼般啃噬着我们毫无防备的心灵,对财富的渴望使我们看不到欲望下隐藏的巨大陷阱,看不到欲望狰狞的另一面,使我们一生都为此争·斗不休。在家庭中,因为利益的冲突,导致了父母与儿女的争·斗,兄弟与姐妹的争·斗,丈夫与妻子的争·斗;在社会上,因为利益的冲突,导致了家庭与家庭的争·斗,公司与公司的争·斗,行业与行业的争·斗;在国际中,因为利益的冲·突,导致了地区与地区的争·斗,民族与民族的争·斗,国家与国家的争·斗。
    一味追求物欲,又是破坏地球环境的罪魁!在短短的百年内,人类以史无前例的规模企图征服自然,对自然资源盲目的、过量的开采,使得地球在几十亿年形成的财富,几乎耗尽了一半。我们对能源的过量开发又导致了生态平衡的破·坏,导致了各种自然灾难,导致了地球环境的严重污·染,同时,也给我们人类的生存带来巨大的隐患。
    物质和财富是否是我们抵达幸福生活的唯一手段?
    人们在没有事业、没有财富时,往往会将事业和财富当作幸福的保障,事实上,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。在弘法的过程中,我遇到许多所谓的成功人士,虽然有着百万、千万甚至上亿的财产,可是他们连人生最基本的快乐都不能很好的享有。拥有豪华别墅,却不能安然入眠;面对山珍海味,却食欲全无。在旁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奢华生活中,他们又何尝体会到幸福的感觉?
    人类怎样才能获得幸福?怎样才能生活得快乐?
    首先,我们要回归自然,要学会享受自然的给予。大自然的一切:新鲜的空气、纯净的蓝天、迷濛的烟雨、柔和的月光、连绵的青山、潺潺的流水......这一切就在我们的周围,大自然的美对我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,愈是自然的东西,就愈是接近我们生命的本质。只要我们把心事放下,随时都可以在自然的怀抱中获得自在;只要我们把欲望放下,随时都可以在自然的馈赠中获得滋养;只要我们拥有平常心,不必付出任何的代价,就可以享受广阔的天地。
    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”这是一首告诉我们如何享受自然,如何拥有良好心态的禅诗。其实,人世间最甜美的享受始终是那些最古老的享受。
    现代社会的复杂使人类失去了生命的自由空间。生活在这种复杂的环境里,我们的妄想和烦恼空前地膨胀着。我们只是劳作而没有闲暇,最终丧失了人类应有的灵性,忘掉了人生之根本。结果得到许多享乐,却并不幸福;拥有许多方便,却并不自由。我们只是在使用生命,却忘了或是不懂得享受生命!
    现代社会的复杂使人类失去了生命的自由空间。生活在这种复杂的环境里,我们的妄想和烦恼空前地膨胀着。我们只是劳作而没有闲暇,最终丧失了人类应有的灵性,忘掉了人生之根本。结果得到许多享乐,却并不幸福;拥有许多方便,却并不自由。我们只是在使用生命,却忘了或是不懂得享受生命!
    现代社会的复杂又使人变得紧张而焦虑。回归自然,可以彻底地放松我们的身心,因为我们不必和自然算计,不必和自然竞争,不必和自然弄虚作假。在大自然中,我们的心灵会变得简单、清净。我们可以在林间漫步,让念头安住在举手投足的每个当下;我们可以在树下静坐,看花开花落,望云卷云舒;我们可以在岩石上小憩,让思惟停歇,让浑身的每一块肌肉、每一个细胞,都彻底地松弛。
    遗憾的是,我们中的大多数人,对大自然赐予的一切熟视无睹。我们的心中装满了事业、家庭、财富,却很少能意识到自然中最美好的存在,从来都不懂得去珍惜。尤其在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今天,我们被利益所驱使,不惜破·坏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,破·坏人类唯一的家园。
    新鲜的空气还有多少?城市弥漫着各种废气,而乡村也在日复一日地受到影响;干净的水源还有多少?河流或是浑杂着工业·废水,或是在气候变迁中逐渐干涸;茂密的森林还有多少?树木的生长远远跟不上人类的滥·砍滥·伐......如果不能停止对自然的放肆摧·残,总有一天,我们会在亲手制造的灾难中首当其冲地受到制·裁。事实上,灾难已初露端倪,到应当警惕的时候了。千百年来,我们一直遵循着天人合一的精神,人类应该感恩自然、珍惜自然、爱护自然,也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充分地享受自然,在自然中找到快乐和宁静。
    幸福的生活,完全可以从简单的物质条件中获得,因为人类的基本生存实在是所需无多。衣食住行就其原始意义而言,只具有简单的功用:食物是为了充饥;服装是为了避寒;房屋是为了休息;交通工具是为了代步。人类的需求本也不难满足:当我们饥饿的时候,吃什么都有滋味;当我们瞌睡的时候,睡在哪里都香甜......
    为什么今天的人会有那么多要求?生活中的许多需要,与其说是生存的需要,还不如说是社会使得我们产生的需要。人类的欲望正在现代工业文明的滋润下,在丰富的物质条件的刺激下,无限地增长着。而一味追求物欲的生活,又造成了人类社会的各种烦恼和痛苦。所以,东西方的圣哲们,都普遍告诫我们要少欲知足。
    一个人追求权力,就要被权力束缚;一个人追求事业,就要被事业障碍;一个人追求财富,就要被财富捆·绑......他们没有时间,更没有闲情。他们的所有时间,他们的所有生命都被用作了交换。我们一旦能够放下这些,既认真承担起我们在人世应尽的责任,又不使我们的心执著其间,那么,我们就能体会到放下的自在,走也方便,睡也安然。我不从政,没有体会过官场的应酬究竟有多麻烦、多累。但有时也会有信徒请我去吃饭,摆上满满一桌的菜,吃了三五样后,根本就分不出各自的味道,每次都吃得我直想睡觉。这种感觉很像在闹市中走了一回,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,那就是疲惫不堪。正像老子所说的那样:“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聋,五味令人口爽,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。”
    遵循简单自然的生活原则,可以使我们的内心变得更为单纯;使我们不必将所有的时间用来为物欲奔忙,从而享有生命的闲暇。遵循简单自然的生活原则,可以使我们更好地保护地球有限的资源;使人与人之间和平相处,减少由激烈的社会竞争所带来的犯·罪现象,乃至世界战·争。

第三、自我的回归
    自我,大家似乎都非常熟悉。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在强烈的自我意识中,一生都在为所谓的“我”而奔忙。为了我的事业、我的家庭、我的儿女、我的名誉地位、我的财富......我们所关注的一切,都是围绕着自我这个中心。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:“我”,有着神圣的地位,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。
   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,正是因为我执,才导致了私有制的产生,导致了一切社会不平等现象的发生。也正是因为我执,人类不但对“我”有着深深的贪恋,还进一步希望更多的东西为“我”所有。在家庭中,一方面体现在父母对子女的专制,尤其在中国,根深蒂固的家族观念,使父母往往把子女当作自己的一部分,当作私有财产一般任意处置,固执地以自己的观念和生活方式去要求子女,无视子女的独立人格,使他们活得痛苦不堪;一方面又体现在夫妻间的过分占有,男女地位的不平等,使妇女们在很长时间内只是男性社会的附庸,彼此都活得很不自由。
    我执,使人与人之间产生严重的隔阂;我执,是造成人类不平等的根源;我执,又引发人生的种种烦恼;我执,还是社会犯·罪的祸·根。我们每天何止百次千次说到“我”。然而,究竟什么是真正的“我”呢?在生活中,我们有身外之物,有身内之物。身外之物,包括我们的事业、名誉、地位,包括我们的信用卡、房子、汽车,还包括我们的妻子、儿女、朋友,以及诸如此类的一切。我们时常将它们作为生活的尺度和成功的标准,将它们和“我”混淆在一起,不分彼此。
    在生活中我们可以发现这样的例子:若事业成功,似乎就高人一等,而职业低贱,又会自惭形秽;若家资巨万,便觉得趾高气扬,而身无分文,又会无脸见人......事实上,这些东西只是暂时地为“我”所拥有,都逃脱不了无常的规律。我们的名誉地位,无法永远保有;我们的信用卡、房子、汽车,随时都会更换主人;即便是我们的妻子儿女,也可能在聚散离合中变换相互的关系。由此可知,这些身外之物并不能代表真正的“我”,我们只是出于执著,才将它们当成是“我”的一部分。
    那么,我们的身内之物,我们的生命体总该是我的吧?通常,每个人最关心的就是自己。我们为他人付出一些劳动,就会计较报酬、计较得失。可我们一生几十年的光阴,都在为自己的色身服务,忙他的衣食、忙他的成长,却无怨无悔。这样看来,色身似乎理所当然地代表着真正的“我”了。可我们再分析一下,就会发现,我们的色身也不过是四大的假合。现在医学发达,人体的每个器官都可以像机器零件一样随时更换:当你的手断了,可以换上一只别人的手;当你的心脏有了问题,可以换上合成材料制作的人工心脏;甚至换头也不再是神话,不久的将来,人就可能在自己的肩上摸到别人的头,那个头到底是不是你的呢?而且,我们的色身每天都处在不断的新陈代谢之中:从婴儿到少年、成年,时时刻刻都在成长,然后开始逐渐地衰老、败坏,又有哪一刻不在变化中?肉食的人,组成色身的原材料,是动物的肉;素食的人,组成色身的原材料,是蔬菜和瓜果。所以,在动物界,肉食动物的性格都比较凶·暴;而素食动物则相对温和许多。色身有如住房,只供我们暂时住一住,我们无法永远拥有它,更无法让它永不败坏。生命只在呼吸间,当我们还有一口气在的时候,可以很活泼、很灿烂;倘若哪天一口气不来,就该腐烂、发臭了。可见,色身也不能代表真正的“我”。
    再来看一下我们的精神活动。我们的精神领域是一个错综复杂的世界,不会比一个庞大的政府机构更简单。在我们色身成长的岁月里,我们的精神领域也在不断地得到充实。就我自己的人生经验来说,我的观念、我的知识,离不开小时候父母的教育,上学后老师的教育,以及走上弘法道路后社会所给予的影响。我现在所想的、所说的,都是长期以来一点一滴慢慢形成的。尽管,我们每天都会不断地表述:我的想法!我的看法!不时地发表一些高论。但在我们人生的每个阶段,观念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而是随着阅历的丰富,随着知识的增长,不断地发生改变。尽管,我们每天都会不断地强调:我喜欢,我讨厌;我快乐,我痛苦......我喜欢的时候,对方的缺点也是优点;我讨厌的时候,对方的优点也成了缺点。我快乐的时候,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欢喜踊跃;我痛苦的时候,日月星辰也显得暗淡无光。痛苦时的我,无法想象快乐时的我;快乐时的我,同样无法想象痛苦时的我。
    那么,究竟是痛苦时的“我”代表着真正的“我”,还是快乐时的"我"代表着真正的“我”呢?
    “我”究竟是什么?从以上的分析中,我们可以了解到,所谓的“我”其实是由许多非我的东西组成。而这些非我的东西,哪一样都不能代表着真正的“我”。如果我们把它们当成“我”的话,人生就会充满烦恼。
    我们要以缘起的智慧来观照人生,要充分地认识到世间的一切都是无常变幻的。无论是财富、家庭、事业,还是我们的生命,我们都不能永远拥有,更不能将它们当作是真正的“我”。如果我们可以认识到这一点,就能够减少对世间万物的执著,让我们的心从物欲中解脱出来,从自我中解脱出来,再也不为它们所左右,从而保有心态的超然,保有人格的独立。
    我们也要以缘起的智慧来观照心念,我们的思维中有种种不同的想法和情绪。有人说世道险·恶,但我觉得人心更险·恶。当我说到人心的时候,大家想到的可能只是他人的心,但我指的却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心。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,都有无数的陷阱:贪婪的陷·阱、嗔恚的陷·阱、自私的陷·阱、怀疑的陷·阱、骄傲的陷·阱、嫉妒的陷·阱、欲望的陷·阱、愚痴的陷·阱以及不良嗜好的陷·阱......如果没有智慧的观照,我们的心就会时常掉入这些陷·阱中,让贪婪、嗔恚、猜疑、骄傲、嫉妒和欲望支配着我们的生命。如果没有智慧的观照,我们的心就会时常沉迷在这些陷·阱中而不自知,把眼前的一点私利当作生活的全部,被当下的一点情绪主宰我们的心灵。如果没有智慧的观照,我们就会缺乏辨别真相的能力,就不能透过现象看到事物的本质,把这些原本非我的东西,当成是我,造成无尽的人生的烦恼和痛苦。
    如果我们能够通达无我的真理,就能更正确地认识自己生命,不再盲目地执著身内或身外之物为“我”,不再被世间的无常变化所困扰。就能够更好地把握自己的心念,对每种想法的产生,都能清清楚楚;对每种情绪的出现,都能明明白白,就不会心甘情愿地做他们的奴隶。
    如果我们能够通达无我的真理,才有可能开发出我们本自具足的智慧,寻找到我们本自具足的佛性。
    自我的回归,让我们回归到生命的本来!
生命的回归——济群法师著 - 宏冕 - 宏冕——我觉故我在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